Vivian W

王凯演员先生/亚梅一生推/手帐/乱七八糟各种手绘/...

讲道理,说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不温不火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不晓得是不是被原著剧透的缘故。
其实叙事改得还蛮好的啦,也有不错的本土化处理。这都是受到东野圭吾先生本人的亲笔赞许的。
石泓外形确实不同于原著(差别大了去了……) 但鱼蛋叔叔在便利店里看着陈婧背影的眼神什么的情绪很足啊。
爬山歇脚剑拔弩张的那段也很精彩啊。
还有前夫上门找茬的那段被着重描写,只一场戏就刻画出其猥琐丑恶嘴脸,场面混乱焦灼也让陈婧出手杀人更在情理之中(不,杀人还是使不得的)。再看原著就觉得女儿那撩起东西咂脑门儿有些突兀(其实前文是有情绪铺垫的)。但私以为电影这里改得很好。
影评看下来唐川的争议最大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猜到真相后(对,感觉是猜……)跑步到罐男以前待的位置停下,眼中噙着泪水的一幕。当初看原著并没有太重视汤川这个“人”,只当破案工具了(……)。这里唐川的个性被刻画出来,带着观众站在一个有立场的角度去审视这桩案件,又牵发出对一个无名齿轮的悲悯(用词不当?)。
但是!觉得唐川人设太正,而且话太多……讲道理那里“那么揭开真相的意义又是什么”的一通噼里啪啦很显多余。就像潮爷说的,这里不用台词,华生一个眼神就能表达出来。私以为王凯也是。太正了就过头了。
还有一个遗憾,就是没有看见“石神仿佛在呕出灵魂”。这句原著太绝了。

【AM】Gun or Hug 17 (上半部完结章)

实在是……写得太好了……就那种逐渐发酵的爱被写得如此细腻动人……躺倒。

一秋:

第十七章






亚瑟期间醒过来一次,然而他还没彻底掀开眼皮,就又沉沉地睡去。


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,他听到梅林在叫他的名字。


再一次醒来时,亚瑟先是听到自己短而局促的呼吸,强烈的光线被眼皮筛滤过后只剩下红色。


他有些勉强的睁开眼,下一秒他看到了梅林。


听到响动后,梅林转过头看向他,眼睛像突然被点亮一样。


他立马奔到亚瑟身边,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
亚瑟刚想动,左下肋就传来剧烈的疼痛。亚瑟浑身一颤,梅林赶紧按住他肩膀。


“发生什么了?”句子断裂在痛苦的呻吟中。


“你受伤了。”梅林回答,“好在没有直接被子弹打中,但是被子弹击碎的铁片刺进你的身体,不过并没有伤到大血管。”


“没事,这点伤对于一个骑士来说不算什么。”亚瑟嘴硬道,尽管声音听上去还没从死亡的阴影中逃脱出来。


梅林思忖片刻,“亚瑟,我们得把你身体里的碎片取出来。”


“这里?”亚瑟环顾四周,他躺在梅林的房间里,和他离开时别无二致。


“碎片不干净,时间久了,伤口容易感染坏死。”梅林下定决心的说:“必须取出来,就在这里,就现在。”


“可是,这里没有医生。”


梅林咬住下唇,“我来取。”


“你?”亚瑟瞪大双眼,表情露出惊恐,“你没有在和我开玩笑?你拿过手术刀吗?”


“呃……我是没拿过。但是我拿刀子切过鸡胸肉!”


亚瑟:“……”


“梅林,你是白痴吗?我的肋骨和鸡胸肉可不一样!”




梅林在一旁准备取出碎片所需要的工具时,亚瑟开口问:“那个时候,我们怎么得救的?”


梅林的动作停顿了半秒,语气平常:“是当地警卫。他们知道有平民闯进去就来救人了。”


“哦。”好在亚瑟现在被疼痛折磨着,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琢磨梅林这个漏洞百出的谎言。






梅林将手术需要的镊子、止血钳、纱布绷带一类的装在消毒盘里。


在梅林消毒双手的时候,亚瑟问道:“麻醉药在哪里?”


梅林一怔,脸上出现难为情的神情,“上次给高文治伤的时候用掉了我们最后一支吗啡。”


“你的意思是,得在我没有麻醉的情况下把碎片取出来?”


梅林点点头。


“梅林我有时候怀疑你是故意这么缺心眼的。”


亚瑟觉得不会有情况比这个更糟糕。


也许是梅林的表情严肃得让亚瑟有些看不下去,所以他开玩笑道:“也许我会被痛死,这样你就不用和我结婚了。”


“不会。”梅林打断亚瑟。


话一出口,亚瑟立即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梅林。


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的梅林,连忙补充:“我不会让你死的。我保证。”






亚瑟左肋的伤口之前被梅林简单包扎过,血已经止住了。


梅林将被血浸透的纱布扔在废篓。在开始之前他停下来想了想,将自己衬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解开。


亚瑟一脸不解地看着他。


梅林将自己的肩膀凑过去,说:“如果痛的话,你就咬我吧。”


什么!


亚瑟就像被电棍瞬间击中一样,脑子发蒙地看着梅林,似乎杀死他所有的脑细胞他都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涵义。


最后,亚瑟只是虚脱地笑了笑,摇摇头,将下巴搁在梅林的颈窝处。


梅林一直很瘦,突出的骨头将亚瑟的下颚硌得生疼。


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,能让亚瑟感觉到安心。


他环住梅林的腰,脑袋往下蹭了蹭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梅林锁骨上。


“开始吧。”




冰冷的手术镊进入身体时,亚瑟只觉得眼睛又是一阵发黑,疼痛直击脑髓,差点让他再一次晕过去。


就像有几把钢刀自他的左肋慢慢往身体四周割裂。


亚瑟咬紧牙关,以阻拦下那些破口而出的呻吟。他不想让梅林担心,只是他有些迷糊的神志并不知道自己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
梅林感觉得到亚瑟在发抖,虽然他竭力在控制。亚瑟的鼻子蹭着他的脖子,鼻尖上的汗就顺势和他脖子上的混合在一起。


梅林的心脏一阵绞痛,就像受伤的那个人不是亚瑟,而是他自己,被刺激的那根痛觉神经也不是长在亚瑟身上,而是埋在他的身体里。


亚瑟全身上下每根骨骼、每条肌肉都在颤抖。如果亚瑟停不下来,就没办法继续。


梅林用另一只手用力固定住亚瑟的身体。很快,梅林有些沮丧的发现,他拿着手术镊的手也抖得厉害。


他不能再继续想亚瑟了。


眼睁睁地看着爱人受苦本身就是件苦差事。


梅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将自己所有注意力集中在持住镊子的手指上,用尽全身力气稳住自己的手臂。


亚瑟现在需要他,他不能沉溺于自己的情绪中去。


镊子继续深入,触碰到骨头,再往里,血肉被器械搅动发出“噗噗”瘆人的响声。


伤口还在不停流血,淌下来顷刻间就将床单染红。


当镊子终于夹住那块碎片,肌肉却狠狠将它滞留在原地。亚瑟再也控制不住,喉咙里爆发出一声压抑的吼声。


梅林小心而缓慢地将它取了出来。当碎片脱离亚瑟身体的时候,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亚瑟浑身一软,完完全全地倒在梅林怀里。


碎片被丢进铁盘里,发出解脱般的脆响。




“亚瑟?”梅林轻轻拍了拍亚瑟的背。


过了好一会儿,亚瑟鼻腔里才发出沉重的“嗯”的一声。


“你没事吧?”梅林的声音透露着担忧。


亚瑟摇摇头,依旧将脑袋埋在梅林的肩膀上不肯抬起来。梅林想将他推开看看他的情况。两个人胶着好一阵,梅林才成功看清楚亚瑟的脸:


亚瑟满头的汗水,刘海濡湿后紧紧地贴在额际。他的脸毫无血色,就像月亮落了一地惨白的光。与之相反的是他的嘴唇,殷红得渗出血,上面有用力咬过的齿印。


梅林的心慢慢变得潮湿。他知道只是骑士的骄傲和意志让他没有立即昏死过去。


“痛吗?”


亚瑟下意识摇头。他忽然想到似乎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,他那对人对己都无比严苛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教育他:“你感觉到痛是因为你在某个环节的失误,你需要做的就是爬起来纠正、反思,而不是哭疼。”


亚瑟脸上出现透明而虚弱的神情。


“痛死了。”






亚瑟难得乖乖地躺在那里,任由梅林在他身上忙活、包扎伤口。


等到一切都妥当时,亚瑟面色平和地看着梅林,说:“梅林,我需要止痛药。”


“呃……”梅林迟疑了几秒,“我记得我说过,最后一支被高文……”


亚瑟打断梅林:“你有。”


说着,亚瑟勾住梅林的脖子,将梅林强硬地拉至面前。在梅林还处于震惊的状况下,吻了他。


很显然,眼前发生的一切脱离的梅林的控制,以至于整个过程中他都是瞪大眼睛和亚瑟接吻。


只是嘴唇与嘴唇间的轻轻触碰,并没有深入。


很快,亚瑟松开了梅林,离开之前又贪心地舔了舔梅林的下唇。


梅林回过神来的时候,亚瑟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姿势,不过神情完全变了,眼睛亮晶晶的如钻石折射的光芒,蓦然间又化成液体。


他绽放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,就像偷吃了糖果一样紧张而欣喜。


“这比吗啡管用。”




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。




“亚瑟,你喜欢我。”


“你的眼里、心里、动作里都在说你喜欢我。”






也许上帝在最初就拟订好了法则:相似的人不会在一起,只有互补的人才能携手余生。一个人并不完美,两个人在一起才完美。好比行星围绕恒星,两块磁铁相互吸引。你所缺失的东西在另一个人身上,于是在灵魂上打下烙印,当你们靠近时,你会感觉到每一滴血液都在为对方沸腾。






心跳声盖过呼吸,亚瑟开口:“是。我早就说过。”


“我只是给你时间想清楚。”


这个问题简单却尖锐。


“我想的不能再清楚。从你离开的第一秒,我就不可抑制地开始思念你。我觉得我傻透了,又像生病了。”


梅林听见耳朵里动脉“砰砰”在跳动,以至于他已经听不清亚瑟在说什么。


如果心脏跳动的频率有阈值,那么现在它肯定已经超过了极限。它们在两个胸腔内呼应彼此,恨不得跳出来,在虚空中相撞,融成一块。


亚瑟抓住梅林的手,握紧他的指尖用力而颤抖,割下一道道掌心痕,不放手的话,也许它就永远在那里。


亚瑟露出一个略微苦涩的笑容:


“你有十秒的时间考虑离开我。”


“过了十秒我可能就舍不得放你走了。”


听到这句话,梅林略带惊讶地看着亚瑟。这个平时骄傲而嚣张的王子,现在却像一个等待救赎的囚犯。金色的睫毛上还沾着灰尘,乖顺得有些不真实。


“刚才你吻我什么感觉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也忘了。”梅林凑近。


梅林:“那就再来一次。”


和亚瑟刚才那个吻不同,梅林的吻可以说有些施虐的意味。他俯下身咬住亚瑟的嘴唇,舌头直接撬开对方的牙关。亚瑟的下颚因为惊愕有些紧绷,梅林的舌头用力勾住亚瑟的舌头,让他慢慢放松下来。


很快,这场深吻被亚瑟掌握了主动权。亚瑟将梅林的舌头堵回去,再霸道地深入,疯狂地纠缠。


就和每一对情人间怎么也不够的一个吻一样。


直到两个人因为缺氧而眼前发黑,才为这个吻画上了休止符。


亚瑟微微喘气,抵住梅林的额头,之前还苍白的脸开始微微发红。


“和我回去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婚礼只有一个人可办不了。”












“亚瑟,你听过《盲人与灯》的故事吗?”




“那是什么?”




“从前,有两个盲人,有一天他们住到了一起。


其中一个盲人每天都会在屋子里忙活。


另一个人很好奇,就问他,你在做什么?


盲人回答我在给你点灯。


另一个人一惊,说,谢谢你,可我是盲人啊我不需要灯。


盲人也是一惊,说,我也是盲人,我也不需要。


另一个人问,那你为什么要为了我专门点灯呢?


盲人说,因为我喜欢你呀。


那个人又说,可是就算我需要灯,你在黑暗中,你把光明给了我,我们就不在一个世界了。


盲人将灯熄灭,说,你看,现在我就在你的世界了。”




“亚瑟,我想去有你的世界。”












-tbc-






啊,趁这个机会多叨逼逼几句吧。


先说说文中几个暗喻:


⑴骗走梅林钱包手机的男孩表示梅林曾经信任或者一直信任的人,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欺骗了梅林,原著中这类的人非常多,梅林总是选择相信他们,救他们。


⑵络腮胡士兵在战场上看过太多残忍的现实,所以他眼中梅林的做法很蠢。他代表着“destiny”对梅林抵抗不能抗拒的命运时的嘲笑。可以看做第五季的三面女神。


⑶和梅林交换巧克力的士兵代表了那句话“即使我知道命运如何,即使再给我选择的机会,我还是会这么做”。他启发了梅林,所以梅林会再一次冒险去救人。


⑷威尔及他的手表则很明显,启发梅林对爱情的思考。




写这一段的目的是希望不管在什么环境下,梅林都不会变,“to always be you”


而亚瑟也不是那个什么都被瞒着的人,而是作为第一个发现的人在梅林身边。




从去年年底开始写到现在都写了接近8w字,然后只写了一半。我的锅,写的有点拖拉,脑洞太放飞自我了,导致这成了一个非典型“史密斯夫妇”。


估摸了一下正文写完有15w左右,目前有出本的计划。等快写完的时候应该会开个正经的印调。


关于这个还是不要说太多,免得到时被打脸´_>`




还是说说这篇文吧,前半部分是Hug,那么后半部分主要是Gun,and Sex.围绕婚后生活,会回归史密斯夫妇电影的情节和设定。万幸我还记得我写的是什么AU……


有亚梅双黑。莫方,微黑化。




实际上,以我的能力写这么长的文是很困难的。后半部分挑战很大_(:з)∠)_我只能尽力让每章都有看点。


写文也让我认识了很多人,很感谢那些支持我的小天使,每次看你们的评论都很暖心。我一个懒癌患者从来没为一个cp撒鸡血写过这么多字,如果爱是发电机,你们就是燃料。


总之,非常感谢。

如今一见crown,立刻想到加冕日,立刻想到亚瑟王,立刻想到long live the king,立刻想到513,thank you,stay with me,only for you Arthur,以及阿瓦隆送小船……
保洁圈人的想象唯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。
日行一刀,倒地不起。

图源水印。
画风最后陡然一转——前面群名还马赛克最后一张为什么漏掉???
图10太甜,压压惊。
高举亚梅大旗。

安静地更新几张梅子_(:D)∠)_
嘟嘴生气和娇羞缩脑袋什么哒敲可爱的!
最后一张布总爱的凝视_(:D)∠)_

这个《The Fall》我真是分分钟跳戏梅林传奇呀——
图一是梅爹和梅子;图二开始高能预警这个科林cut阿婆主太可爱太鬼畜了23333333显然是我方人员啊hhhhhhh欧梅子好看极了;警长真是太帅了——_(:D)∠)_

啊到微博上兜了一圈……我的心已千疮百孔……图二太甜啦!混AM家中常备……

亚梅『瞎写片段1』

灵感来自B站梅林传奇删减片段07,官方才是大推手。可以居然剪掉了剪掉了剪掉了……感觉其实不需要任何语言去丰富,科布间的火花自己就嗞啦嗞啦得不行了。只作为练手,诸多问题欢迎指正。

#婚礼#
“哦……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…… ”亚瑟扯着自己衣领在卧室里烦躁地踱来踱去,梅林用衣架串起一件软衫,捋了捋臂弯上因为常年卷袖子而堆起的折痕,抬头朝亚瑟看了一眼。
  亚瑟粗声粗气道:“为什么我难受得想吐……呼……”说着哐叽一声坐到板凳上,开始摩拳擦掌。
  梅林把衣服挂进衣橱,弯腰又从竹筐里捡起一件:“毕竟你要结婚了,这很正常。”
  亚瑟蹙紧毛茸茸的双眉看向他:“是吗?”
“自然。”梅林轻哼了一声,“要和另外一个人共度余生肯定会有些不舒服不适应。”
  亚瑟仿佛松了口气,用食指朝他点了点:“你说得对,太对了。”可是后背刚要沾到椅背就见他噌得又站起来:“不,我一定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。”
  梅林也皱起眉来:“我可没有那么说。放轻松,不过人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确实都会紧张的。”
“紧张?”亚瑟追住梅林的话重复一遍,再次朝他点了点手指,随即收回来抵在唇上若有所思。
“他们会开始考虑那些一开始被他们忽略的选择。”梅林看着他的王子皱巴着的苦脸,于是捞起一件衣服:“Elena公主?”
  亚瑟偏头看了看,大手一挥:“太娘气了。”
  梅林毫不意外地把这件扔回竹筐,拎起另一件:“Westernberg公主?”
  亚瑟两眼一瞪脱口而出:“太短了。”
  梅林耸耸肩,又拿另一件比在身上:“Guinevere皇后?”
  亚瑟听见这名字怔忪了一下,朝梅林看了一眼——哦我的衣服在他身上显得真大,不我不胖,是他太瘦……
  梅林看着他仿佛有了答案的样子,还是笑了出来:“瞧见了吗,亚瑟,你的选择没错。”
  亚瑟看看他,偏开目光,又看看他,绷紧了嘴唇。
“所以……什么时候举办婚礼?你什么时候去求婚?”梅林顺手又拿一个衣架过来把手里的衣服挂起来,他打算把这些衣服整理好之后就去把乔治找来,接下来要帮亚瑟张罗婚礼的布置,乔治一定可以很好地分担工作。
  亚瑟看着梅林把一件件衣服挂进衣橱,轻车熟路。作为一个仆人,梅林其实没那么差……甚至有些时候,尤其笑起来的时候……
“陛下?”
  梅林懵懂的目光碰撞过来,亚瑟心头一惊,立马甩开目光双手叉腰,还微微点头道:“我决定了,今天晚上就去求婚。”
  梅林有些吃惊于亚瑟的雷厉风行,但又迅速意会:“好的。”眼见他要出门,便取来一件褐黄革质夹克,展开。
  亚瑟走过去背朝他,被妥帖地穿上外套:“礼物就不必了,但是你一定要到场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梅林理了理外套的领子,顺应道。
亚瑟转过身来,揉了揉小男仆的头发:“你必须来。”接着大跨步走了出去,留下梅林一个人杵在原地莫名其妙。

  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。
  亚瑟出门右拐一路走到训练场,他借着夕阳余晖看向自己的右手。
  他的头发摸起来就如同看上去那样柔软……
 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很快,他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,现在仿佛越来越快了。他的脸怎么有点发热。诶?他怎么走到这儿来了?
  金发的王子抬头看向满天的霞光,或许是光线的缘故,他白皙的肤色上浮现出淡淡的粉色。他轻轻握起右手。
  Merlin,要是前面搁一个Queen,一定很奇怪,诶?会不会有人姓Merlin,名Queen呢,哈哈哈应该没有吧,哪里有人姓Merlin的。

如果这双眼里没有爱,天下情侣不过熟人。